影视业除阴阳合同还有这些乱象:赵薇空手套白狼

发布时间:2018-06-06 15:27:07

影视业除阴阳合同还有这些乱象:赵薇空手套白狼

  (原标题:多家影视上市公司与“阴阳合同”撇清关系,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?)

  4日收盘后,多家上市影视公司或通过投资者互动平台、或通过媒体发布消息:公司不存在“阴阳合同”。

  唐德影视表示,公司不存在签署阴阳合同及偷漏税的行为。随着行业发展,演艺人员法律意识日益加强,依法缴税已成行业内部的常识与基本。

  华谊兄弟表示,公司一直遵守上市公司法律法规,与合作演员签署的合同均合法合规,并依法及时缴纳相关税费。

  慈文传媒则表示,公司与艺人签约都会代扣、代缴税,与工作室签约也会约定清楚,公司都是合法合规经营。

  而之所以各大影视公司如此“整齐地”与“阴阳合同”划清界限,则与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一则公告有关。

  据了解,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公告称,针对影视从业人员“阴阳合同”中的涉税问题高度重视,已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依法开展调查核实。

  在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看来,影视市场确实存在一定不规范现象,相关机构的介入肯定会给行业带来正向推动作用,促使行业向更规范的方向走。目前影视行业出现大量行业乱象,跟行业产能过剩有关,特别是影视剧的‘二八现象’,存在低水平重复建设,带来优质资源被过剩产品抢夺,通过行业整顿可以促使优质资源向行业头部产品集中,推动行业头部公司获得更好发展。

  尽管类似华谊兄弟、唐德影视等由于明星IP负面缠身而遭遇股价重挫等案例时有发生,但通过加强与明星的联系甚至让明星成为股东来吸引资本和目光,仍是影视上市公司的常态。

  以欢瑞世纪为例,该公司2016年成功借壳上市时,就因披露何晟铭、杜淳、姜鸿、李易峰、贾乃亮、孙耀琦、杨乐乐等多位明星股东而备受瞩目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由于影视创作本身具有极强的不确定性,为了提高收益的可能性,大多影视公司都会选择具有较大“吸睛能力”的大导演和流量明星作为IP,加持电影甚至购明星的空壳公司进行深度绑定。

  例如华谊兄弟,2015年分别以10.8亿元的估值和15亿元的估值先后收购东阳浩瀚和东阳美拉这两间明星公司。前者股东是李晨、冯绍峰、Angelababy、郑恺、杜淳、陈赫,成立仅1天即被收购;后者实控人是冯小刚,帐面总资产为13600元,净资产值为-5500元。

  为何花费如此高的价格来收购两家帐面净资产值接近于0的公司呢?在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看来,影视类上市公司收购明星的空壳公司,有“移花接木”之嫌,即将艺人和导演成本“整容”为利润。

  王冉进一步指出,具体而言,明星和导演成立公司或者入股影视公司,把个人收入的很大一部分转变为公司的收入。这部分额外的收入几乎可以直接转化为利润,利润在资本市场上又立即被市盈率倍数放大了很多倍,卖给A股公司或投资人。在这个过程中,艺人卖掉自己的全部或部分股份,完成自我价值的放大和提前回收。

  财富证券首席分析师赵欢认为,中国电影市场近两年的高速增长,带来影视项目投资热,高估值、高溢价泡沫滋生,而这种并购重组传导到二级市场上,可能带来股价的虚高和股权的稀释,最终将是普通投资者承受泡沫破裂的后果。

  以前说起明星的投资,可能还停留在开餐厅、成立影视公司、创立服饰品牌、开网店等“当老板”,然而,目前国内明星已经纷纷开始投资,升级到了 “当投资人”的2.0时代。

  比如,影星任泉、李冰冰和黄晓明在2014年7月宣布联合成立Star VC,开了明星创立专业投资机构的先河,任泉是具体操盘者。Star VC成立以来已投了超过10个项目,覆盖社交、电商、金融、医疗等各种领域。任泉曾表示,Star VC有一些项目已带来了5-10倍的回报。

  邓超则在2014年加盟了创投大佬、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“蒲公英创业计划”,和周鸿祎、真格天使投资基金徐小平、导演俞白眉三人一起担任创业导师,寻找“中国好应用”,对安卓应用APP开发者提供全程资源支持。

  更为著名的要属曾被誉为“女版巴菲特”的赵薇。让赵薇此前声名鹊起的两次资本动作,分别是投资唐德影视和阿里影业。其中,2015年4月,在港上市的阿里影业大涨,赵薇夫妇的持股账面盈利达到44亿港元,一个月后,赵薇夫妇减持了部分阿里影业的股票,套现近10亿港元。

  真正让赵薇在中国资本市场占据头条的还是,她拟用50倍的杠杆“鲸吞”上市公司万家文化。这种“空手套白狼”式的收购引发舆论汹汹。最终收购失败,赵薇夫妇也由于误导性陈述等原因被证监会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。

  正如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说言,资本市场是一个资金场、信息场和名利场,因而更必须是法治市场。